奔驰宝马注册网址

【校友风采之十】平凡人生中的不平凡经历——访施卫平校友

【校友风采之十】平凡人生中的不平凡经历——访施卫平校友

施卫平,一位有着丰富人生经历的成功校友,与还是在校生的我,在上海电机学院闵行校区进行了一次轻松愉快的交流。 难忘的电机求学经历 1978年秋季,施卫平入学的上海电机制造学校,即上海电机学院的前身,在文革期间,这所曾为国家机电行业培养了无数栋梁之才的中专,一度遭到极大破坏,并被停办,变成一个制造枪炮的兵工厂。施卫平这一届,是文革后复校的第一届学生。共4个班,都是从上海郊县招来的优秀初中应届生,其中包括现在上海电机学院的夏建国校长、徐余法副校长等一批满怀抱负的优秀人才。当时的社会大背景是,国家拨乱反正以后对大中专院校教育的高度重视。因此,在上级主管部门的支持下,严雪怡老校长亲自动员、召集了许多学校老部下,以及其他有志中专教育的老师、员工,开始学校的复兴之路。正是因为当时环境的特殊,这一届学生对在学校的学习和生活经历刻骨铭心,对学校的感情也异常深厚!他感慨道,也许现在对学校历史不太熟悉的学弟学妹们不知道,处在闵行江川路的学校整个校园,还真是复校后第一、第二届学生和老师一起夺回来的。他们来报到的时候,学校的校址还是在长城机械厂(即现在的三菱电梯厂)。刚开始复校筹备的学校在那里临时借了两层楼面,一层做宿舍,一层做教室和老师办公室。实际上当时的学生根本不知道还有老电校一说,只是每天认真地上课、自习和生活。直到有一天,中午休息时突然得到一个“命令”:所有同学以最快速度将自己的铺盖打好包,收拾好洗涮用具等,立刻到操场集合!浩浩荡荡的队伍离开了长城厂,直到走上江川路,同学们都还不知道要去干什么。但就在长城厂到老电校那么一段不长的路上,老师们将此次行动的目的给同学们彻底作了交代:我们学校有自己的校园,现在人家占着不还,我们要去夺回来!当同学们行进到老电校大门时,早已变得一个个斗志昂扬!那时的学校校园真是满目疮痍!教学大楼墙头水泥斑驳、脱落,窗户歪斜、玻璃破碎;楼前的路上到处都是锈蚀的废铜烂铁和碎砖、乱石;一侧的空地上满眼是丛生的杂草和废弃的竹木、铁架……课桌椅和床架进不来,同学们就在打扫干净的室内地板上坐着上课,在铺着草席的地铺上睡觉;长期废弃不用的教学楼等没有水、没有电,他们的晚上照明只能用马灯、蜡烛;厕所大多不能用,男同学就只能将农村常用来施肥的粪桶临时应付。初来的时候,他们只是在教学楼内生活和学习。稍过几天,听老师挥手一指:同学们,去占领办公楼!于是同样空置的学校办公楼又成了大家夺取的第二领地;接着,实验大楼也拿下了;再接着,一个星期天,同学们事先也没有策划,却突然一哄而上,把原本被阻挡在大门外多时的课桌椅、床架等全部抢了进来!施卫平说,那时条件虽然艰苦,但现在回忆起这段经历,倒是有金不换的感觉!老师们曾经激情四射的鼓励,有些至今还常常回响在耳边:同学们,我们现在就是当年延安的“抗大”,艰苦的条件可以磨砺我们的意志,将来你们都要成为建设我们国家的中坚力量!当年的学校领导和教师,如严雪怡校长、谭恩鼎副校长、海定光副校长、班主任彭老师、卞老师、郁老师和后来的焦斌老师,以及任课老师申鸿光、诸慧琴、余觉安、赵孟懿老师等,在施卫平脑海中都记忆深刻。由于身体健康原因,1979年时施卫平回家休学过一年。回学校继续学习时,他从原先的7856班被转到了下一届的7959班。他幽默地说道:“从某种角度来说,我真是占便宜了!现在校友会活动或同学聚会时,78、79我都有份!” 电机厂的初步磨练 1983年,他毕业后顺利地进入电机厂动力科电信班,从事通讯设备的维护和保养工作。那时全社会都急需经过正规学校训练、培养的人才,所以他虽然只是中专毕业,却一进厂都作为技术干部接受再培养。他所跟随的师傅陆德张,是一个自学成才的工程师,学历只有初中,却在纵横制交换机的维护技术方面有独到的技术成就。陆师傅不但能解决相关设备从厂家出来就有的技术缺陷,为厂家的设备技术改进提供借鉴,而且受上海市电信局委托,分批培训了全国各地几百名交换机维护技术人员。陆师傅对他要求非常严格,安排他一切从头做起,哪怕是挖电缆沟、修电缆等粗活重活,都要求他一起亲力亲为。正是由于这段工作经历,对他以后的工作有极大的帮助。所以直到现在,施卫平对师傅的感情还非常深,每年都要不时地去师傅家看看年逾古稀的师傅和师娘。在电机厂动力科期间,他还积极参加团组织活动,曾担任设备动力分厂团总支宣传委员,参加过团市委的团代会。他也曾和厂内的一批文学爱好者,成立文学社,并主编《昭华》社刊。厂里的许多次赛诗会上,他的作品都能拿奖。1988年,由于工作需要,他被调入厂政工处工作。4年后,上海电机厂作为人事改革的试点,率先实行全员劳动合同制。施卫平认为,不如借此机遇出去闯闯。当年5月,他毅然从电机厂辞职,进入了厦门(香港)华昌公司上海工程部。 私营企业的业务骨干 一下子从万人国营大厂进入一个几十个人的小型外资(实际就是私营)企业,对施卫平来说还真是不适应。而更大的挑战,在于生存法则的根本改变:在这里,你完全是要靠你过硬的技术、过硬的本领站住脚,来不得半点弄虚作假!而且不可能有人像电机厂陆师傅那样主动来教你!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通信领域的程控交换技术,在国内还刚兴起。而华昌公司正是从事小程控设备产品的制造和销售。他当时是作为有相关工作经验的工程技术人员进公司的。可是,进公司上班第一天,他一拿起程控设备的电路板就晕,而且一点方向都没有。因为他原先在电机厂接触的纵横制交换机,完全都是分立元器件组成的电路,和集成电路一点关系都没有。偏偏程控设备的电路板上,满眼都是蟑螂一样地趴着一个个集成电路芯片。当天从公司回宿舍的路上,他真是满心的沮丧,甚至怀疑自己辞职的决定是否太冲动。但他毕竟是在学校正儿八经读书毕业的!他在宿舍反复地叮嘱自己:不能退缩!路是自己选的,刚上路就认输,那会无路可走!学校虽然没有直接教过程控交换技术,但是可以从一些基础的知识、基础的解决方法入手。再则,厂里陆师傅虽然带自己学的是纵横制交换机的维护和保养,可终究应该有相通的地方。第二天,他先试着从设备整体着手,对照相关图纸,理清各电路板之间的框架结构关系。第三天,他又抽时间向别的工程师请教了一些相关集成电路和程控交换方面的基本原理。至下午下班,他心中已经轻松了许多:因为他知道自己能把这些工作吃得下来!从随身携带多年的几本学校教科书中,施卫平翻出“脉冲电路”的专业课本,重新温习有关“与门”、“或门”等门电路知识,首先了解一些基本的开关电路、译码电路等较简单小型芯片的工作原理。同时,他也按照自己的工作职责范围,撇开属于产品设计范畴问题,只从设备维修角度,采取顺藤摸瓜方式,逐级弄懂各部分电路之间的信号对应关系。几天下来,居然就能把设备相关电路图的逻辑关系基本走通。然后,再通过产品出厂调试进行实践,很快就摸到了门道。短短一个月后,他就已经开始在全国各地的用户中到处走,为公司产品进行现场安装、调试及售后维护等工作,并且很快成为公司的技术骨干。如今,他在上海岭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任主管该公司“子母时钟系统”产品的销售经理。现在施卫平又变得雄心勃勃。 对在校学弟学妹的建议 他认为在校学生不仅要学习而且也要参加各种各样的社会活动,学习是学生的天职,同时在学校最重要的是要得到一种综合学习能力的培养。所以学生不仅要学习知识,更重要的是要学习学习方法,因为知识是无穷无尽永远学不完的,只有掌握了正确的学习方法,才能更好地学习。学生也要参加大量的社会活动,学生最终还是要走上社会,社会就是人与人及其相互关系所组成的,因此他认为大学生现在就应该多参加社会活动为将来迈向社会作好准备。他不赞成大学生一毕业就创业,大学生社会经验不足,可能在遇到挫折时抗风浪的心理能力比较弱,所受到打击会很大。他建议:大学生毕业之后,应该首先选择就业,这样一方面可以多学习创业知识,另一方面可以积累工作经验,为将来创业打下基础。另外,成功的定义,也并不是只限于自己创业,更多的时候,加入到其他团队去一起奋斗,也不失是一种良好的选择!他还补充道,当工作一段时间以后最好能够继续去深造,因为这样对我们以后发展会有很大的帮助。 母校寄语 当谈到母校60周年校庆时,他显得特别激动:“母校校庆是我最在乎的大事,母校和校友也是我心中最纯真的称呼。”他表示2013年10月,他一定会参加母校60周年华诞!他衷心祝愿母校蓬勃发展,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杨景华) 校友简介:施卫平,上海电机学院校友会79级分会副秘书长。1983年上海电机学院毕业。现为上海岭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销售经理。